夏虫篇

夏虫篇 纪果庵 蚊 五月蚊虫渐多,于是我不得好睡了。 于一般螫人吮血的虫中,我褊狭的独讨厌蚊。黄蜂能 更多…

谈清谈

谈清谈 纪果庵 幼时,家中客厅悬一联云: “清谈侣晋人足矣,浊酒以汉书下之。” 当时只是把字句记得很 更多…

语稼

语稼 纪果庵 说庄稼话也不容易,我们乡下的“老爹”们就常说:“十年出得了一个秀才,十年可出不了一个庄 更多…

两都赋

两都赋 ——南京与北京 纪果庵 鸡笼山上鸡鸣寺,绀宇凌空鸟路长、古埭尚传齐武帝,风流空忆竟陵王;白门 更多…

怀旧

怀旧 纪果庵 嘉会难再遇,三载为千秋,临河濯长缨,念子怅悠悠。——苏李赠答诗 青年人是不大喜欢怀旧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