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牛花

牵牛花 纪果庵 花木之中,我最讨厌的要算牵牛了,因为它会攀附到别的植物上,将别人缠死,以博自己的生存 更多…

沙发

沙发 纪果庵 我们沙发破了,可是不想再买。 第一个原因自然是没钱,从前我买这一套沙发时,价钱已经贵了 更多…

蟋蟀

蟋蟀 纪果庵 虽然过了中秋节天气还在热,可是蟋蟀的声音到底繁了,凤仙已谢,玉簪与秋海棠正散着幽香。《 更多…

夏夜谈

夏夜谈 纪果庵 蛛蜘 每天早晨八点钟开始办事,亦即开始忙迫,书是不能看的,文章自更难于捉笔,一直到十 更多…

炉 纪果庵 火炉给我以温暖,犹之慈母给我以爱抚。 《越缦堂日记》说北京的三便,为火炉,裱房,邸钞。裱 更多…

夕照

夕照 纪果庵 外面又有帘纤雨,虽远在江南,而朋友却与我相去三千里。 浮云向南流,我心随他到花溪了。花 更多…

牙签

牙签 纪果庵 近来中年之感益深,已经有好几篇文字在说自己的苦恼了。这个,想来青年人看了会头痛的,即使 更多…

笔赋

笔赋 纪果庵 用笔来发泄了所感,且在白纸上印出来,算来也有十年的历史了。因之每次看到自己常用的一枝笔 更多…

哀乐

哀乐 纪果庵 以三十岁为分界点,人生在此必有极显著的转捩。昔人云:“中年哀乐,正赖丝竹陶写。”所谓哀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