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纪庸
<<返回首页

网站由来

纪庸先生是我的祖父;我却是在近年才开始认识他的。

祖父在我出生前就已经去世,我口中既未叫过“爷爷”,心中也没有爷爷的概念,好像我们家没有设“爷爷”这个职位似的。没有人给我完整地讲过爷爷的故事,只隐约记得儿时祖母和父亲间或吟诵爷爷的诗词。中学时候的一天,听父母说爷爷“平反”了,却也没有下文。作实知道爷爷是投湖自尽的,好像已是上大学时的事了。那时心中自然惊诧,还有些埋怨爷爷没有象侯宝林那样“坚持住”,让奶奶守了几十年的寡。自从数年前我移居海外,“爷爷”就更渺远了。

直到两年多前的一天,父亲说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纪庸之死》。我在忙禄中也未留意。一年后父亲再次提醒我,我才终于到网上找到那篇文章。震惊,愤怒,悲楚。擦干眼泪后,我彻夜阅读所有能在网上搜索到的关于纪庸的文章。站到我眼前的是一位学识渊博、诚挚热情、耿直而天真的知识分子,一位纯粹的知识分子。他的品格令我钦敬;他的成就令我惊叹;他的际遇令我扼腕。

人近中年,我终于开始认识爷爷。

感谢《纪庸之死》的作者黄恽先生。感谢Internet

一代散文家,一位才华横溢的学者,后代竟长期不知其何许人,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原因似乎是明了的:“历史污点”――他曾在日据时期的南京政府供职……我自然理解,在我那已被意识形态浸透的祖国,这仍然是不被接收的。但我相信总有“主义”为人性所替代的一天,总有世人能够将心比心地看待纪庸先生的一天。

成就被埋没还不是最大的悲剧。经历了上世纪中国接踵而至的变乱,纪庸先生几乎一生都在颠沛流离中度过。总算捱到他寄予厚望的新中国,却最终遭害于五十年代那个阴险的“阳谋”。我们在感慨之余,只能庆幸他因此“躲过”了更加颠倒黑白的“文革”。我知道怨恨当权者或是那些迫害过他的人并无意义,他是那个扭曲的时代的牺牲品。但我真是遗憾。我遗憾他从未有足够的时间和自由挥洒他的才华;我遗憾他的成就大部散落;我遗憾当今的国人无从欣赏他的作品;我更遗憾无缘与祖父谋面交谈。

于是我与妻子筹划制作了《纪念纪庸》网站。我是从Internet开始认知祖父的;就让我再利用Internet纪念祖父。我要用这个网站搜集纪庸先生的作品;我要用这个网站发布纪念他的文章;我要用这个网站向在天上的祖父大声说:

“爷爷,我为你骄傲!”

雨文于2007年1月8日纪庸先生祭忌日

(上图为纪庸先生遗照)

Filed under: 未分类 — 雨文 @ 2007年01月07日 1:41 AM

12 Comments »

  1. 你正在做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我一定会仔细阅读每一篇文章。

    Comment by wangbinggang — 2007年01月09日 @ 7:17 AM

  2. 谢谢您的关注。

    Comment by 雨文 — 2007年01月09日 @ 10:21 PM

  3. 昨天,我给你父亲拜年的时候知道了这个网站,没有来得及看,今天我们到重庆旅游,正好饭店大厅里有一台能上网得电脑,我赶快打开这个网页,这让我想起那个为曾谋面的姨夫,和我儿时的回忆,我会常来看看,会细细的品味那些经过你们细心整理的姨夫的遗作。

    Comment by fandalin — 2007年02月18日 @ 1:30 AM

  4. 谢谢。如果您愿意写一些关于纪庸先生的回忆,我可以登在网站上。

    Comment by 雨文 — 2007年02月18日 @ 1:51 PM

  5. 往事并不如烟,不会如青烟般彻底消散。真诚地纪念,了解昨天,理解昨天,我们才会有可以希冀的明天。

    Comment by 村姑 — 2007年02月18日 @ 10:36 PM

  6. 作实知道爷爷是投湖自尽的__”作实”两字难解.
    又雨文先生:我不知道这页已经换过,现在仔细看看,或真应该这样写吧,对于后代来说,自己的前辈永远都在血液中活着.
    以后注意一下跟帖,如有必要的话,可删之.但我想一般情况不会出现什么的.黄恽

    Comment by 黄恽 — 2007年04月12日 @ 10:03 PM

  7. 爷爷之于年轻时的雨文是不存在的,或者不过是“过世了”的一个概念。而“投湖自尽”却是个具像的事实,“作实”两字应是可以理解的。相当长的时间,这个事实和事实后面的悲戚是长辈们不想让孩子们面对的,直到如今,他们自己面对时都仍是困难。

    Comment by 知云 — 2007年04月13日 @ 12:29 AM

  8. 能在互联网上看到关于纪庸先生的网站,着实令人兴奋。因为本人现在读硕,有意于写些关于纪庸先生和文载道先生的文章,并将之作为毕业论文的课题。偶然间发现这样一个网站,可以说是一种缘分,弥补了我手中材料之缺,非常感谢。可是,我也担心网络在录入文字的时候难免会出现错误,所以只能作为参考,希望当需要原材料时,站主能够提供帮忙,感激不尽。例如该网站新录入的文章《说派头》、《蚁喻》二文点击进去,竟然是同一篇文章《蚁喻》,望站主尽快更正,以提供更多读者方便。

    Comment by 阿飞 — 2007年09月07日 @ 11:55 PM

  9. 楼上所说确实是个问题,记得说派头一文是有的呀.

    Comment by huangyun — 2007年09月08日 @ 9:30 AM

  10. 谢谢提醒。出了点技术问题,已更正。

    Comment by 雨文 — 2007年09月08日 @ 1:05 PM

  11. 您好朋友,我是段守虹,不久前在网上浏览,才知道我的父亲段无染与您的爷爷果庵老先生曾是很好的朋友。

    Comment by 段守虹 — 2011年08月13日 @ 10:04 AM

  12. 段先生:谢谢!我已另发邮件给您。

    Comment by 雨文 — 2011年08月14日 @ 2:28 PM

RSS 订阅这篇文章的评论 引用 (TrackBack) 网址

Leave a comment

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admin@jiyong.net 本站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