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纪庸
<<返回首页

我与京报

纪果庵

这种题目,照“公式”讲,一定要说:“京报是我的好朋友,我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是问京报来了没有”云云,我不会拍京报马屁,更讨厌八股,我每天早起,并不是看京报,而是照常的刷牙漱口大便,到学校办公。我的办公室里甚至于没有这个报,倒是图书馆中因为孩子们爱看,订了三份之多,家中亦有一份,卖报人送来总是九十点钟之前,中午放学,我的小孩子第一个要抢阅,看什么舞剑飞花录呀,学校新闻呀等等,所以轮到我者,往往是晚上倒在床上,把一天的烦扰都放下之后了。前些时,小孩子闹病了,住在医院,起初是手术割过饭都不能吃,更不用说看报,五六天后,渐渐复元,遂问我催讨一周以来的京报,费了我许多手脚,才给他凑齐,大约在他,也是件很过瘾的事。

我在京报摆旧货摊,转瞬三个年头了,这年月,卖旧货的也大发财源,前几天我把旧报纸搜集一下,到莫愁路去称,每斤可售六元,店主用饼干桶盛钞票,往里面一捞,成把的百元一张中储券,毫不在乎的样子,让穷措大看起来,真是眼馋。可惜我的旧货摊摆了三年,仍是一贫如洗,岂唯不能发财,现在且大有不能举火之势,列位看官,有同情本主人者乎,盍亦效法小学生,来个献金募捐什么的,本主人这壁厢有利了。

我的炒冷饭,既不加木犀,又不加火腿鸡丝,只是像南京本地作风,用干锅热一下,吃时不致冰嘴,就得了。淡而无味,何用讳言,要不是京报许多老朋友为维持老面皮,给这么一个地盘,也早就吹台大吉,搁笔免写了。但是话又说回来,现在华北每天饿死几千人,几百人,岂只冷饭没得吃,连窝头也混不上,本主人深愿发慈悲之心,在此大声疾呼,给那些奄奄待毙的人一口救命汤儿,唯这个冷饭,乃是精神食粮,一点用场也没有,不过借此题目,向诸位仁人义士叫喊一声,打打秋风罢了。

我喜欢京报的同仁,与喜欢他的编排“趣味”相同。这许多朋友,第一,会说北京话,又知道水瀑肚儿的妙处,并感到没有地方吃烤肉的苦痛。第二,打打闹闹,绝对不会做八股七股九股。第三,他们最容易吃醉了酒,第四,他们会请我吃同庆楼看老李的“天津”作派,虽是利己心之表示,原也无伤“小”雅。第五,我们都反对……。第六,我们都拥护京报。

“真正废话”。

(原载194362日《京报》。黄恽先生整理)  

Filed under: 我与京报 — 雨文 @ 2018年07月19日 2:19 PM

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admin@jiyong.net 本站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