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纪庸
<<返回首页

近事丛谈

纪果厂

 

蛛网

 

大清早出门,就被织在门楣下的蛛网黏得满面,心中老大不痛快,想着今天一定会倒霉的,回过头来一看,蜘蛛尚在,随手用砖块子弄死了他,好像有无限的痛快。

下午,在厕所的小便斗边,看见一只大苍蝇被很小的蛛网缚住了,嘤嘤的在那儿挣扎,若是平时,毫不犹豫的把苍蝇捏下来,用脚踏死了。可是现在却有轻轻的怜悯之意(这与小林一茶的俳句的感情不是相同的),很留心的注视着这小生命,将如何脱离羁绊。蜘蛛也出来了,白色的,很小的家伙,似乎在极力用丝缠绕这庞大的虏获物,有点力不从心,但又绝不肯放弃。忽然,苍蝇在最后的努力之下,嗡的一声飞走了,网被撞成一个大窟窿,小蜘蛛搭讪的无精打采的溜走了。

我好像又得了一点教训。

 

眼障

 

在乡下,有时用驴子拖石磨,因为要继续不断的走着循环的圆圈子,就给它戴上一种眼障,很厚的用草帽辫编成的东西。驴子既看不见前后左右是什么,只好昏天黑地的转起来,于是我们就吃那磨出来的麦粉,豆腐,和砻出来的谷,米等等。

在都市便少见了,却有不少辆已经落伍的破马车,用瘦骨嶙峋的马拖着出乎意料之外的多量货物和人飞跑,臀部磨得血肉交流,御者仍然不时用鞭子打着,“你妈你妈”的骂着,遇见可以揩油多卖几块钱的客人,还是揽他上来搭乘,不管他的马和车是怎么禁不起,更不用提车上的坐客拥挤与否。我因此常常替此地的马悲哀,想到古人常用的“驽马服盐车”之故事。但这马为什么不反抗呢?主要的原故,还是因为加上一种皮制的眼障,只有前面的路可以看得见,而两旁是不会明白的。于是,在鞭策之下,便向前拼命了。

这是人类“愚民政策”所由来的“愚兽政策”,不过,这样的马,给人们挣下了饭,也给自己挣了刍豆,而人类呢,是不是愚了以后就能吃饭?人类的御者是否如马夫那么慈悲,那么计划长远?却是难说得很。

 

 

忽然想到牛。

邻居有一家是以贩牛为生的,后来又给房东介绍来一家新房客,翻刮牛胃的技术者。陆陆续续,卖牛胃肠的,卖牛肉的都来了,于是前后左右都成了以牛为生的人。

牛真是伟大:除去耕田运输直接参加生产工作以外。皮,毛,骨,角,乳,油,粪便,(这里用作燃料)乃至一胃之微,都可以养活许多人。可以说死了的牛,与存在的牛,有同样价值。一头牛所赡养的人,远过一个人的力量,如果人类不许掠取货压榨的话。而它呢,正如鲁迅先生所云,“吃的是草,挤出是乳”。十足墨子式的利他主义者。

也不只牛是如此,其他动物有这种“功成不居”的美德者还很多,现在不必一一的说。我们只是感觉人太不行。或者的固然是直接间接剥削与夺取,死了的还要消费不少有用的物资,殡殓,丧仪,埋葬。我们的皮,毛,骨,肉,内脏有什么用处呢?活着互相残杀,以至杀到别的生物身上,死了还是如此,除非骨殖化了磷,可以对农作物有点影响。

怎么样变更一下生存的方式呢?大家能够有牛的精神就好了,虽然,牛的被宰割也是一种残忍。

 

(原载《新中国报》194479日学艺副刊。黄恽先生整理)

【书影】

Filed under: 近事丛谈 — 雨文 @ 2018年07月19日 2:12 PM

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admin@jiyong.net 本站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