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纪庸
<<返回首页

“京派”

炒冷饭斋主人

余来京三年,京报出刊亦正三年,此三年中,世变殷矣,忆彼时余以法币八元买鞋一双,已惊诧无极,盖高出变前几五倍,昨日余又向三聚买同样之鞋,则竟达四百元,较三年前且高出五十倍,较战前则高出二百余倍,不觉失色大叫,然吾人仍能寄此蜉蝣一身,未饿死,未病死,而日日与京报为缘,不其大幸耶。

此时办报,无论日就发展,既能维持照常出版,以迄未来,便是绝大成就。况京报之所以存在,殊亦有其特具之风格,风格维何,曰:“京”而已矣。此京字之义,乃“京”“海”之京,为广义的,京报之作风,质地,均一贯的保持“京派”,或缘其人皆为“京派”之故欤?京派之特色,老实而不虚伪,趣味而不低级,世之欲判京海之别者,京报庶几一良好例证也。(为《京报》出版三年而作)

(原载1943816日《京报》。黄恽先生整理)

 

Filed under: “京派” — 雨文 @ 2018年07月07日 6:28 AM

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admin@jiyong.net 本站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