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纪庸
<<返回首页

新上海建设蠡见

果厂

对于租界的印象,正是一言难尽。我不甚熟悉上海的情形,但平津两地则住得很久,北京东交民巷,虽说不是租界,却比租界的不平等更甚:记得在大学时,正值全国学生,普受军训,青年人穿了军训制服,洋洋得意,满街乱跑,但一到保卫界(即交民巷)立即被巡捕阻止,原来着军服的人是不许穿行界内的,有一次同学较多,竟和巡捕对打起来,结果闹到捕房大吃苦头,还得学校取保才答应放出。交民巷的包车,都是另外纳捐的,附有QD的铜牌,界外人到里面,只有听他们敲竹杠,因为外面普通的包车是不能进入兜生意的。此外,各租界统有的现象,就是专门收容中国的政治犯人,作为制造中国社会病菌的培养所。军阀时代若干内战,若没有租界,也许早就会解决的,至于赌场娼寮烟馆栉比林立,巡捕司法,暗无天日,那是更不必提起了。

一切的债总有偿还的日子,一个跌倒的人总有爬起来的日子,中华民族的翻身时候已经到来了,藏垢纳污的特种势力集结所,终于因为冰山一倒而物归原主了,我们庆幸,我们又该自警。

庆幸不必说,自警是为了什么呢?那就是我们民族的老毛病,懒惰,自私,奴性。我在北京充分看到租界内与租界外之不同,租界内街道房屋,整齐严肃,有条不紊,租界外则恶(劣)得不堪,令人气短,其实界内的服务人员,仍是我们同胞,为什么大家知道自重知道努力呢?没有别的,怕外国人!我们国民的心理,对外人不出三种,怕,媚,恨。现在我们的恨总算雪了,怕与媚自是要割除,但是奴性惯了的人,没人督促便不知振作,委实可以痛心!古人说,橘生淮北则为枳,我们要廓清了租界内的痈疽瘫疾,可是我们也要发展其整齐清洁,老实说,民族兴亡,国家隆替,倒要以我们这次接收了租界后弄得好与弄不好为质证呢!我因对上海租界的情况不熟悉,只能说这几句浮泛的话。

(原载中华民国三十三年八月二日中华日报》,赵国忠先生提供,黄恽先生整理录入)

Filed under: 新上海建设蠡见 — 雨文 @ 2017年03月22日 4:22 PM

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admin@jiyong.net 本站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