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纪庸
<<返回首页

元杂剧之题材

纪庸

因为中国古代的戏剧是“歌剧”,所以研究者多注意在曲辞方面,这本来是不错的;但在曲辞以外,如作者、题材以及结构(所谓关目)和可以推进歌辞筋节的宾白,似乎也当加以留意。元剧以前,中国已有准戏剧的东西存在,元剧不过是它的蜕变,这时,纯戏剧的体裁才得完成,因此后世把它当作元代的代表文学。我们如想明瞭它的全貌,则上述各点,应与曲文作平行的研究,本文就题材一方面略作绍介。

最遗憾的是:元代剧本根据曲录(如《录鬼簿》、《续录鬼簿》、《太和正音谱》、《也是园书目》等)及其他书中所载题名,(题目、正名)凡达九百本,而流传至今的,仅有二八八本,(其中可确定为元人著作的不过一六七本)曲辞佚文可见的,仅五十一本。(内存一套以上者二十二本)这样,要想研讨全部元剧的题材,实甚困难,所以或从其他文献推求,或就已有的材料推论,疏漏之处,容再订正。

关于元剧题材,幸有明初杂剧作家兼戏曲批评家宁献王朱权(太祖第十七子)的《太和正音谱》所分的杂剧十二科,作为吾人分类的先河,其目如下:

一曰神仙道化                二曰隐居乐道(又曰林泉丘壑)

三曰披袍乘笏(即君臣杂剧)       四曰忠臣烈士

五曰孝义廉节                六曰叱奸骂谄

七曰逐臣孤子                八曰铁刀赶杆(即脱膊杂剧)

九曰风花雪月                十曰悲欢离合

十一曰烟花粉黛(即花旦杂剧)  十二曰神头鬼面(即神佛杂剧)

上述分类,实在是很疏的,有的杂剧的性质是多方面的,可以入甲类,亦可入乙类。所以按之实际,有更加详分的必要,(如第八科多属战争之事,就有武士战争与绿林战争的不同。)又如公案类的剧本,必须另增一类,才可容纳。

元剧的题材,是否全由作家自己构思呢?当然不是,即在元剧以前的宋之杂剧、金之院本,也多是取从前的故事为题材,元剧自然不会例外。不过元剧以大众欣赏为目的,所以其取材也偏向于通俗,这是最大的特色。

今将元剧题材分为两大范畴:(一)取自通俗读物的,(二)具有先导作用的。分述如下:

(一)  取自通俗读物的:

     本项包括“蒙求”、“列女传”等,当时童蒙妇女的启蒙读物,及一般民众的教养读物或日用便览书籍中的故事等,这些书,当然以元人撰述及元代以前的著作为限。

取材于“蒙求”的凡七十五种(下附曲目,据天一阁抄本《录鬼簿》,其间偶采曹栋亭本《录鬼簿》标[]字,《也是园书目》标[]字,《元曲选》目标[]字,《太和正音谱》标[]字)

伊尹扶汤(郑德辉)     比干剖腹(鲍吉甫)     周公摄政(郑德辉)

抱子摄朝(金志甫)     绝缨会(白仁甫)       驷马奔阵(郑廷玉)

史鱼尸谏(鲍吉甫)     范蠡归湖(赵明道)     豫让吞炭(杨梓)

丑无盐破环(郑德辉)  冯驩烧劵(钟嗣先)     廉颇负荆(高文秀)

田单复齐(屈子敬)(《正音谱》田单火牛        屈原投江(雎景臣、

吴仁卿)                韩信乞食(王仲文)     登坛拜将(武汉臣)

圮桥进履(李文蔚)     相如触柱(关汉卿、屈子敬)

题桥记(无名氏)      私奔相如(宁献王)     卓文君驾车(无名

氏)                 斩邓通(费唐臣)       泛浮槎(王伯成)

汲黯开仓(宫大用)     苏武还朝(周仲彬)     牧羊记(马致远)

[曲品]                  买臣负薪(庾吉甫)    渔樵记(无名氏)

问牛喘(李宽甫)       张敞画眉(高文秀)    于公高门(王实甫、

梁进之、王仲元)        凿壁偷光(关汉卿)    伯俞泣杖(戴善夫)

陵母伏剑(顾仲清)     郝连留钱(姚守中)    韦贤献金(费唐臣)

东门宴(刘君锡)       七里滩(张国宝)       钓鱼台(宫大用)

孟光举案(无名氏)     董宣强项(王仲文)     宋弘不谐(鲍吉甫)

蔡顺摘椹(刘唐卿)     逢萠挂冠(姚守中)     郭况游春(无名氏)

[]                 范张鸡黍(宫大用)     误入桃源(马致远、

陈伯将、汪元亨)([正音谱]刘阮天台,王子一)     高凤漂麦(关汉卿)

杨震畏金(鲍吉甫)     姜肱共被(赵文宝)     栾巴噀酒(李取进)

郭巨埋儿(无名氏)[] 陆绩怀橘(王实甫)     卧龙岗(王日新)

七步成章(王实甫)     管宁割席(关汉卿)     糜竺收资(赵文宝)

试玉郎(曹本何郎傅粉,赵天赐)                 袁盎却座(王仲元)

孟宗哭竹(屈子敬)     酒德颂(马致远)       韩寿偷香(李子中)

潘安掷果(高文秀)     绿珠坠楼(关汉卿)     周处三害(庾吉甫)

钱神论(钟嗣先)       剪发待宾(秦简夫)     伯道弃子(李直夫)

玉镜台(关汉卿)       东山高卧(赵公辅,李文蔚)

归去来兮(尚仲贤)     东篱赏菊(无名氏)[] 孙康映雪(关汉卿)

王祥卧冰(王仲文)

由上述剧曲之多,可以窥见《蒙求》一书流行之广。上列凡旁面加圈者{编者按:由于版式所限,我们用下划线代替旁面加圈},二十五种,表示其命题与《蒙求》原文之四字句全同,或尽量相似。又其中之五种,以一题材而有二乃至三本的作品,亦足见作家对它兴趣甚大。而在元剧唱白中,除上述故事外,常常引用见于《蒙求》中的故事约七八十种,更可见元曲作者对它的注意了。

取材于《列女传》的凡八种:[]中表列女传之卷数)

孟母三移(无名氏)[][卷一邹孟轲母]  秋胡戏妻(石君宝)[卷五鲁

秋洁妇]     鲁义姑(武汉臣)[卷五鲁义姑妇]     王孙贾(王仲文)[

八王孙氏母]     陵母伏剑(顾仲清)[卷八王陵之母]   送寒衣(郑廷

玉)[][卷四齐杞梁妻]    无临破环(郑廷玉)[卷六齐钟离春]   

案齐眉(无名氏)[卷八梁鸿之妻]

《列女传》为女子的教训书,文词古奥,能否通俗,殊成疑问。但今日发现的古本,本文上栏每页插图,其体例完全如当时流行的《全像小说》。那末是否曾有像平话体的列女传,今已失传,实不可知。所以剧本所根据的也难想象了。

取材于《群书类编故事》的凡二十种:(其中有与《列女传》《蒙求重复的》)

赵氏孤儿(纪君祥)[卷六存赵孤儿]  马陵道(无名氏)[卷十七报刖足

]     叹骷髅(李寿卿)[卷八鼓盆而歌]     李夫人(李文蔚)[卷四

临终固宠]   汉宫秋(马致远)[卷四画王昭君] 班昭投笔(二本,高文

秀、鲍吉甫)[卷十七投笔而叹]   曹娥泣江(鲍吉甫)[卷二曹娥溺涛]

剪发待宾(秦简夫)[卷六剪发供宾]   幸月宫(白仁甫)[卷一游广寒宫、

银桥升月宫、月宫奏乐]   荐马周(庾吉甫)[卷五赏马周]   贾岛破风

(无名氏)[卷十五贾岛推敲]   黄粱梦(马致远)   枕子记(谷子

敬)[卷九枕中记]   岳阳楼(马致远)[卷中洞宾游岳阳]   竹叶舟(范

子英)[卷廿仙翁叶舟]   陈抟高卧(马致远)[卷十八希夷入对]    

福碑(马致远)[卷十四雷轰荐福碑]   三丧不举(刘君锡)[卷十二赠以、

麦舟]       待子瞻(杨景贤)[卷十一东坡问禅]   孙恪遇猿(郑廷玉)

[卷廿四孙恪娶猿]        托妻寄子(乔梦符)[卷四托以妻子,账其妻子]

《群书类编故事》出于元人王罃之手,(传记未详)取群书故事,以类相从,是当时童蒙妇女的教养书,故元曲多取为题材。

取材于《书言故事大全》的六种:(有与上述三书相重的)

羊角哀鬼战荆轲(无名氏)[死友]       越王尝胆(宫大用)[卧薪尝胆]

三田分树(杨景贤)[紫荆花]           九世同居(无名氏)[九世同居]

燕子楼(侯正卿)[燕子楼盼盼]          流红叶(白仁甫)题红怨(李文

蔚)[红叶]

这书为元人胡继宗所撰,乃供书信摘录辞藻之用的。这种书籍,明代刊行的最多,目下虽无多少流传,但总可断定是通俗读物。除了上述各书外,元代尚有《全相二十四孝诗选》、《君臣故事》等书,唯原书已佚,仅由明代编选的《日用故事大全》卷首重见到引用,(日本长泽规矩也氏有《元明之故事集》一文,叙此甚详。)据此可知元剧亦曾取材于是。

陆绩怀橘(王实甫)[怀橘遗亲]      郭巨埋儿(无名氏)(为母埋儿,又

郭巨埋子)      蔡顺分椹(刘唐卿)[拾椹供亲,又拾椹惑盗]   杨香跨虎

(无名氏)[扼虎救亲,又打虎夺父]   王祥卧冰(王仲文)[卧冰求鲤,又

剖冰鲤出]

附:取材于笔记小说者:

前述都是以平民为对象的,另外,以读书人为对象,而取材于笔记小说的也很多。前面的通俗书都从正式记载取材,唯元剧的作者及鉴赏者,他们所要求的还不止此,不论正史中的故事抑是文人笔下捏造出来的故事,只要通俗的,他们都很欢迎。传奇小说当然是丰富的题材宝库,此处姑先以唐宋传奇为限,其余俟再补述。这项剧本,或具有下面第二项所说的先导作用,想把故事介绍给群众吧。

贾充宅韩寿偷香(李子中)唐王彬:《贾午记》(《剪灯新话》一)(《情

史》三)    石崇妾绿珠坠楼(关汉卿)(曹本《石崇作金谷园》)宋《绿

珠传》(《情》一)   寄情韩翊章台柳(钟嗣先)唐许尧佐:《章台

柳传》(《剪》七)(《五朝小说》)      裴航遇云英(庾吉甫)唐裴铏:

《裴航》(《太平广记》五十)(《醉翁谈录》辛集)        张君瑞待月西

厢记(王实甫)(曹本作《崔莺莺待月西厢记》)唐元稹:《会真记》

杜牧之诗酒扬州梦(乔梦符)唐于邺《扬州梦记》     洞庭湖柳毅传书

(尚仲贤)唐李朝威《柳毅传》       韩翠颦御水流红叶(白仁甫)金水

题红叶(李文蔚)《流红记》(《青琐高议》前五)(《剪》一)(《情》十

二)    迷青琐倩女离魂(二本,赵公辅,郑德辉)唐陈元祐《离魂记》

(《情》九)      玉箫女两世姻缘(乔梦符)《玉箫传》(《剪》一)

(《情》十)     春风燕子楼(侯正卿,曹本作《关盼盼春风燕子楼》)

王恽《燕子楼传》(《剪》三《情》一)        香山扇裴度还带(二

本,关汉卿、贾仲明)唐《还带记》     李亚仙花酒曲江池(二本,石

君宝,周宪王)唐白行简《李娃传》     郑元和风雪打瓦罐(高文秀)

同前      开坛阐教黄粱梦(马致远)唐《枕中记》    邯郸道卢生枕

中记(谷子敬)同前    杜秋娘月夜紫鸾箫(孙子羽)唐杜牧《杜秋

传》      十六曲崔护谒浆(二本,白仁甫,尚仲贤)唐孟启《崔护传》

(《剪》一)(《情》十)(《艳异编》)        娇红记(四本,王实甫、汤

舜民、刘东生、金文质)宋《娇红记》(《剪》一)(《情》)(《艳》)

死葬鸳鸯冢(邾仲谊)同前  谢金莲诗酒红梨花(张寿卿)赵汝舟传

(《情》)    王魁负桂英(尚仲贤)宋柳贯王魁传(《剪》二)(艳)

雷泽遇仙记(无名氏)[]唐薛莹雷泽龙女传(《剪》五)

此外还有从书目上可以看得出元剧是由传奇小说来的,惜小说已佚,不能印证了。目如下:

招凉亭贾岛破风诗(无名氏)[]《宝文堂书目》《子杂》《贾岛破风

诗》   兰昌宫(庾吉甫)同前《兰昌幽会》    月夜海棠亭(杨景贤)

同前《崔淑卿海棠亭记》  上林苑梅杏争春(贾仲明)同前《梅杏

争先》《梅杏争春》    红白蜘蛛(汤舜民)同前《红白蜘蛛记》

陈季请悟道竹叶舟(范子英)同前《陈季卿悟道竹叶舟船》

(二)具有先导作用的:前记(一)项,似以供给民众知识为目的,此项则在使目不识丁之人,把平时听来的故事,或根本不知道的故事,得到明瞭。大约这种剧本,在当时更为普遍。其来源有下列数种:

1)讲释  当时称为“说话”,从宋代就有了。到元代,在民间已非常流行。其种类,宋代文献中,已详加纪录,此处不贅。据吾人推想,这种说话人的脚本,恐即剧本取材的渊源。说话人的分别,有专说人情世态者为小说家,其笔录称话本;有专说战争、史实者,为讲史书家,其笔录称平话,渐渐发展为演义小说。无论话本、平话、演义,都是元剧所取材,唯究竟元剧取材于话本,抑话本渊源于戏剧,则因文献缺乏,殊难断定,我们只能由题目上看出其关系而已。取材于话本的:

羊角哀鬼战荆轲(无名氏)[]《欹枕集》《羊角哀死战荆轲》《古今

小说》七《羊角哀舍命全交》    从赤松张良辞朝(王仲文)[](汉

张良辞朝归山)《清平山堂话本》《张子房慕道记》    瑞仙亭(汤舜

民)[](风月瑞仙亭)《清平山堂话本》《风月瑞仙亭》   死生交

范张鸡黍(宫大用)《雨窗集》《死生交范张鸡黍》《古今小说》《范

巨卿鸡黍死生交》    裴航遇云英(庾吉甫)《清平山堂话本》《蓝桥

记》    好酒赵元遇上皇(高文秀)《宝文堂书目》《子杂》《赵旭遇

仁宗传》,《古今小说》《赵伯升茶肆遇仁宗》      看钱奴买冤家债

(郑廷玉)《拍案惊奇》《看钱奴刁买冤家债主》      柳耆卿诗酒

玩江楼(戴养夫)《清平山堂话本》《柳耆卿诗酒玩江楼记》      西

湖三塔记(邾仲谊)《清平山堂话本》《西湖三塔记》     月明三度临

歧翠(季寿卿)[](月明和尚度柳翠)《古今小说》 《月明和尚度柳

翠》      孝壬贵救闹法场(无名氏)《古今小说》《任孝子烈性为神》      

燕山逢故人沈和甫[](郑玉蛾燕山逢故人)《古今小说》《杨思

温燕山逢故人》       散家财天得老生儿(武汉臣)(元刊本臧本的均作

赐)《今古奇观》《念亲恩孝女藏儿》      曹伯明错勘赃(二本,武汉

臣,纪君祥)《雨窗集》《曹伯明错勘赃》     生死夫妻(杨景贤)[]

(史教坊断生死夫妻)《醒世恒言》《陈多寿生死夫妻》       红白蜘蛛

(汤舜民)《醒世恒言》《郑节使立功神臂弓》,又《宝文堂书目》

见前       朱蛇记(沈和甫)[](祈甘雨货郎朱蛇记)《古今小说》《李

公子救蛇获称心》,《欹枕集》《李元吴江救朱蛇记》    莺莺牡丹记(雎景

臣)《警世通言》《宿香亭张浩遇鸳鸯》

此外,又有《公案》一种。因为这些故事中善恶交织,悲喜纷乘,波澜重叠,曲折离奇,最为流俗所爱好。元曲作者也极喜将这类取作题材,而以包拯的判案为尤多。今分记如次:

包拯:蝴蝶梦(二本,关汉卿、萧德祥)    灰阑记(二本,彭伯成、李

行甫)  鲁斋郎(关汉卿)    烟花鬼(张鸣善)    生金阁(武汉臣)      

开仓粜米(陆忠良)[](陈州粜米)  包待制(汪泽民)   误元宵(曾瑞

卿)[](留鞋记)       后庭花(郑廷玉)  替杀妻(无名氏)   参件

(无名氏)     盆儿鬼(无名氏)    开封府(无名氏)[](神奴儿)

风雪包待制(无名氏)        合同文字(无名氏)(《清平山堂话本》)

双勘丁(无名氏)(亦见《辍耕录》五)

张鼎:勘头巾(二本,李仲章、陆仲良)    魔合罗(益汉卿)(益,一

作孟)

王修然:杀狗劝夫(无名氏)              救孝子(王仲文)

钱大尹:绯衣梦(关汉卿)              谢天香(关汉卿)

取材于平话、演义的:

(甲)    列国志系《全相平话》(《全》)《列国志》(《列》)

伊尹扶汤(郑德辉)(?)     比干剖腹(钱吉甫)(《全》、《列》1

武王伐纣(赵敬夫)(《列》1) 周公摄政(郑德辉)(《列》2

抱子摄朝(金志甫)(《列》2) 郑庄公(二本,李直夫、钟嗣先)(《列》2

火烧介子推(狄君厚)(《列》5)绝缨会(白仁甫)(?)

杀齐君(李子中)(《列》6   赵氏孤儿(纪君祥)(《列》6

哭晏婴(郑德辉)(?)       驷马奔阵(郑廷玉)(?)  

伐晋兴齐(无名氏)[](?)九合诸侯(宁献王)(?)《宝文堂书目》戏又有《齐桓公九合诸侯》              史鱼尸谏(钱吉甫)(?)

鬼战荆轲(无名氏)[]     鞭伏柳盗跖(无名氏)[](《列》7

临潼斗宝(无名氏)[](《列》7) 秋胡戏妻(石君宝)(《列》7

渔父辞剑(郑廷玉)(《列》7浣花女抱石投江(吴昌龄)(《列》7《浣花女抱石投江》)

伍员吹箫(李寿卿)(《列》7) 教女兵(二本,周仲彬、赵文宝)(《列》8

疏者下舩(郑廷玉)(《列》8) 越王尝胆(宫大用)(《列》8

兴兵完楚(无名氏)(《列》8) 进西施(关汉卿)(《列》9

范蠡归湖(赵明道)(《列》10)马陵道(无名氏)(《列》10

丑无盐破环(郑德辉)(《列》10) 衣锦还乡(无名氏)[臧目](谏苏秦)(《列》11

鸡鸣度关(庾吉甫)(《列》11) 冯谖烧券(钟嗣先)(《列》11

乐毅图齐(无名氏)[](《全》、《列》11    黄金台(乔梦符)(《全》)

廉颇负荆(高文秀)(《列》11    渑池会(高文秀)[](?)

田单复齐(屈子敬)(《全》、《列》11    元宵会(无名氏)[](?)

挂帅印(无名氏)[](?)      走樊城(高文秀)(?)

谇范叔(高文秀)(?)

(乙)    东西汉演义系  《全相平话》(《全》,《东西汉演义》)(《西、东》)

坑儒焚典(王廷秀)(《全》)     醉游阿房宫(吴仁卿)(?)

火烧阿房宫(无名氏)[](《西》2    火焚纪信(顾仲清)(《西》5

霸王垓下别虞姬(张诗起)(《西》7《霸王帐下别虞姬》)

九里山十面埋伏(无名氏)[](据《雍熙乐府》)(《西》,《九里山十面埋伏》)

斩白蛇(白仁甫)(《全》、《西》1  高祖归庄(白仁甫)

高祖还乡(张国宾)(?)    秦赵高指鹿道马(郑德辉)(《西》?)

汉高祖诈游云梦(钟嗣先)(《全》、《西》7《汉高帝伪游云梦》)

气英布(尚仲贤)骗英布(无名氏)[](《西》5) 醯彭越(石君宝)(《全》《西》8

斩韩信(李寿卿)(《全》、《西》8   饿刘友(于伯渊)(《全》)

祭浐水(李寿卿)(全)    鉴湖亭(李寿卿)(?) 韩信乞食(王仲文)(《西》1

阴渡陈仓(无名氏)[](《西》4    登坛拜将(武汉臣)(《西》3

斩陈余(钟嗣先)(?)    韩太师(金志甫)(?) 

 萧何月下追韩信(金志甫)[元刊本作月夜](《西》3,《萧何月夜追韩信》)

哭韩信(郑廷玉)[](?)   圮桥进履(李文蔚)(《西》1

子房货剑(吴仁卿)(《西》3  张良辞朝(王仲文)(《西8

救周勃(关汉卿(?)    智赚蒯文通(无名氏)[](《西》5

衣锦还乡(无名氏)[](?)    细柳营(二本,王廷秀、郑德辉)(?)

打陈平(无名氏)[](?)   七里滩(张国宾)    钓鱼台(宫大用)(《东》1

定时捉将(无名氏)[](?)    捉彭宠(无名氏)[](?)

昆阳大战(无名氏)[](?)    大战邳同(无名氏)[](?)

聚兽牌(无名氏)[](?)     云昙门(无名氏)[](?)

策立阴皇后(无名氏)[](?)

(丙)三国志系《全相平话》(《全》),《弘治本通俗三国志演义》(《弘》)《今本三国志演义》(《三》)

桃园三结义(无名氏)(《全》上)(《弘》1)(《三》1[] 杏林庄(无名氏)(《全》上)[]  

虎牢关三战吕布(二本,武汉臣、郑德辉)(《全》上)《三战吕布》(《弘》1)《虎牢关三战吕布》(《三》5

老陶谦三让徐州(无名氏)[](《三》12)《陶恭祖三让徐州》

张翼德单战吕布(无名氏)[](《全》上)《张飞独战吕布》(《三》14

连环说(无名氏)(臧本,《连环计》)

张翼德三出小沛(无名氏)[](《全》上)《张飞三出小沛》

白门斩吕布(于伯渊)(《全》上)《白门斩吕布》(《弘》4)《白门曹操斩吕布》(《三》19   关云长义勇辞金(周宪王)(《三》25-27   相府院曹公勘吉平(花李郎)(《全》中)《曹操勘吉平》(《弘》五)《曹孟德三勘吉平》(《三》23

刺颜良(无名氏)(据《雍熙乐府》)(《全》中)《关公刺颜良》(《弘》5)(《三》25

关云长千里独行(无名氏)[](《全》中)《关公千里独行》(《弘》6)(《三》27

寿亭侯五关斩将(《弘》6)《关云长五关斩将》(《三》27

斩蔡阳(无名氏)(《全》中)《关公斩蔡阳》(《弘》6)《云长雷鼓斩蔡阳》(《三》28

关云长古城聚义(无名氏)[](《全》中)《古城聚义》(《弘》6)《刘玄德古城聚义》(《三》28    襄阳会(高文秀)(《弘》7)(《三》34

卧龙岗(王日新)[曹本](《全》中)(《弘》8)(《三》27

隔江斗智(无名氏)[臧本](《全》中)(《三》54-55

诸葛亮博望烧屯(无名氏)(《弘》8)《诸葛亮博望烧屯》

七星堂诸葛祭风(王仲文)[据曹本][天一阁本]《破曹瞒诸葛祭风》(《全》下)(《弘》10)《七星坛诸葛祭风》(《三》49   谒鲁肃(高文秀)(《全》中?)

黄鹤楼(朱士凯)(《全》中)   哭周瑜(石君宝)(《三》57

庞统掠四郡(无名氏)[](《全》下)(《三》57-60

关大王单刀会(关汉卿)(《全》下)《关公单刀会》(《弘》14)《关云长单刀赴会》(《三》66    五马破曹(无名氏)[](《三》71-72

夜走陈仓道(无名氏)[](《三》78    曹子建七步成章(王实甫)(《弘》16)《曹子建七步成章》(《三》79    诸葛石伏陆逊(无名氏)[](《弘》17)《八阵图石伏陆逊》(《三》84      诸葛亮秋风五丈原(王仲文)[据曹本][天本]《诸葛亮军屯五丈原》(《全》下)《西上秋风五丈原》(《弘》21)《孔明秋风五丈原》(《三》103

司马昭复夺受禅台(二本,李寿卿、李取道)(《弘》24)《司马复夺受禅台》

气张飞(无名氏)[](?)     万花堂(关汉卿)(?)

娶小乔(无名氏)[](?)     单刀劈四寇(无名氏)[](?)

米伯通(无名氏)[](?)     怒斩关平(无名氏)[](?)

大闹相府院(花李郎)[](?) 斩貂蝉(无名氏)[](?)

双赴梦(关汉卿)(?)          红衣怪(戴善夫)(?)

(丁)说唐隋唐系《说唐全传》(《说全》)《说唐后传》(《说唐》)《隋唐演义》(《隋唐》)

宣花妃(关汉卿)(《隋唐》19-20)牵龙舟(关汉卿)锦帆舟(庾吉甫)(《隋唐》29

七德武(赵文宝)(?)梧桐雨(白仁甫)(《隋唐》91)幸月宫(白仁甫)(?)

霓裳怨(庾吉甫)(?)华清宫(庾吉甫)(?)王皇后(关汉卿)(?)

鼎镬谏(金志甫)(?)杨贵妃(岳伯川)(?)掷笏谏(赵文宝)(?)

立中宗(姚守中)(?)荐马周(庾吉甫)(?)薛仁贵(张国宾)(《说后》

15

跨海征东(无名氏)[](同前)    龙门隐秀(无名氏)[](同前)

飞刀对箭(无名氏)(《说后》28    敬德降唐(关汉卿)单鞭夺搠(尚仲

贤)

鞭打单雄信(无名氏)[](《隋唐》)(《说唐》51

三夺搠(尚仲贤)(?)  打李焕(郑廷玉)(?)  敬德扑马(屈子敬)[]

(?)

敬德不服老(杨梓)(?)  挝怨鼓(无名氏)(?) 小秦王(于伯渊)(?)

小尉迟(无名氏)[据臧本]狄梁公(关汉卿)(?) 武三思(于伯渊)(?)

刀劈史鸦霞(无名氏)[](?)  程咬金斧劈老君堂(无名氏)(《说全》)

《程咬金斧劈老君堂》    魏征改诏(无名氏)[](?)  智降秦叔宝(无

名氏)[](?)

四马投唐(无名氏)[](《说全》43  阴山破虏(无名氏)[](?)

流星马(无名氏)[](?)  庆赏端阳(无名氏)[](?)

登瀛洲(无名氏)[](?)

(戊)残唐五代系 《五代史评话》(《平》) 《残唐五代演义》(《五》)

刘夫人(关汉卿)(?)  救哑子(关汉卿)(?)  误入长安(陈存父)(《五》)

唐庄宗(周仲彬)(?)  哭存孝(关汉卿)(《五》)存孝打虎(无名氏)(《五》)

李三娘(刘唐卿)(《平》《五》)  午时牌(无名氏)[](《五》)

紫泥宣(无名氏)[](《五》)  葛存周(无名氏)[](《五》)

困彦章(无名氏)[](《五》)  五侯宴(关汉卿)[](?)

箭射双雕(白仁甫)[《北词广正谱》](《五》)

()南北宋志传系《南北宋志传》(《北》)(《南》)《杨家将演义》(《杨》)

石守信(二本,赵子祥、王仲文)(?)   风云会(罗贯中)(?)

陈抟高卧(马致远)(《北》6)赵太祖(关汉卿)(?) 金凤钗(郑廷玉)(?)

醉冬凌(陆显之)(?)  凤凰楼(宫大用)(?)  托公书(宫大用)(?)

符金定(无名氏)[](?) 天子班(武汉臣)(?) 姻缘簿(关汉卿)(?)

李师师(屈子敬)(见《宣和遗事》)仁宗认母(汪元亨)(?)镇凶宅(李

好古)(?)

射柳蕤丸(无名氏)[](?)  岳飞精忠(无名氏)[](《说岳全传》)

赵匡胤打董达(无名氏)[](《北》16)《匡胤途中打董达》 

进梅谏(二本,王实甫、梁道之)(?)  打韩通(无名氏)[](?)

下江南(无名氏)[](《北》50  救忠臣(无名氏)[](《南》61

盗骨殖(朱士凯)[](臧本作《昊天塔》)孟良盗骨(关汉卿)(《南》《杨》)

私下三关(王仲元)[](臧本作《谢金吾》)(《南》33,《杨》)

活拿萧天佑(无名氏)[](《杨》,《南》24  破天阵(无名氏)[](《南》《杨》)

因为话本、演义古本的缺佚,上述各剧,是否全由“说话人”的台本演化,很难确知。但在“演义”书一方面,题目多与杂剧相同,(上列目录中旁加连圈的都是{编者按:由于版式所限,我们用下划线代替旁面加圈})则其内容相近,殆无可疑。就元剧发展的常例看,它是常以流行的故事为题材的,那么,以说话人的台本为取材的泉源,也是很可能的事。

除上述讲史演义各书取材很多外,还有《水浒传》与《西游记》两书,也是曲家取材的宝库。关于《水浒传》,考证的文章已经很多,此处不贅。大致它的来源是《宣和遗事》,极能捉住当时民众的心理,或由讲述,或由传说,传播非常之广。现存水浒戏三十四本中,可从《水浒传》中探得来源的仅仅九本。所以水浒传的演变,当甚繁复。诸本中,尤其多以李逵、燕青这两个人物为对象,也许因为他们的个性和故事特别有趣吧?今将曲目列下:(1)中所记数字,为《忠义水浒全书》的回数。

穷风月(高文秀)  双献头(前人)(73  借尸还魂(前人)  敷衍刘耍和(前人)

斗鸡会(前人)   乔教子(前人)  牡丹园(前人)  武松大报仇(前人)(26

丽春园(三本,高文秀、王实甫、庾吉甫)  病杨雄(红字李二) 窄袖儿武松(前人) 

黑旋风(前人)  武松打虎(前人)  老收心(康进之)  杏花庄(前人)(73

燕青扑鱼(李文蔚)  燕青射雁(前人)(62  乔断案(杨显之)(74 

还牢末(李致远)  还牢旦(无名氏)  消灾寺(无名氏)  三虎下山(无名氏)

黄花峪(无名氏)  水里报冤(无名氏)(65  大劫牢(无名氏) 

闹铜台(无名氏)  喜上新春会(无名氏)  九宫八卦阵(无名氏)(76

劫法场(无名氏)(40?  大闹元宵夜(无名氏)  大闹东平府(无名氏)

仗义疏财(周宪王)

次述取材于《西游记》的。宋代说话人有一派专说佛经的,《西游记》殆即这派的台本。今传宋椠本《大唐三藏取经记》、《大唐三藏取经诗话》都是当时台本。自然,今本《西游记》已有许多民间传说故事等加入,因而较原文有若干变异,在此发展过程中,如《水浒》之例,常为元剧所取材,现确知它的来源的有七种:

唐三藏西天取经(吴昌龄)[《正音谱》有《西天取经》六本西游记(杨景贤)

刘泉进瓜(杨显之)  鬼子母揭鉢记(吴昌龄)[水帘洞(无名氏)[□场庙四圣归天(无名氏)  齐天大圣(无名氏[]

2)诸宫调  元剧在形式上受影响最大的要算诸宫调和院本。诸宫调具有唱白,可以在戏场上由俳优扮演,当然极容易成为元剧的底子。这本是北宋时通行的演艺,宋室南渡后,仍在金人统治的河北流行。直到元代,依然继续编造。(如《天宝遗事》、《双渐小卿》等,都是元初诸宫调。)这种故事,对于元剧所生的感应,自属极大。如初期元剧《西厢记》(王实甫撰,关汉卿补)它的一部分歌词,即采自诸宫调的《董解元西厢》。所遗憾的,诸宫调传到现在的绝少,前记的《董西厢》、《天宝遗事》(佚文见《雍熙乐府》、《九宫大成》等)外,仅存《刘知远》一种。(首尾尚完,中间已佚。)现由《董西厢》及诸宫调《风月紫云庭》杂剧等的冒头一段所举,可以知道诸宫调的曲名十余种,元剧从其中取材的如入左列。至于《七国志》、《三国志》、《五代史》等也有诸宫调,元剧题材相同的已列入演义一类了。

西厢记(王实甫、关汉卿)(《董西厢》)  柳毅传书(尚仲贤)(《柳毅传书》)  崔护谒浆(二本,白仁甫、尚仲贤)(《谒浆崔护》)  倩女离魂(二本,赵公辅、郑德辉)(《离魂倩女》)  贩茶船(二本,王实甫、纪君祥)  豫章城人月两团圆(无名氏)(《双渐小卿》)  李三娘(刘君卿)(《刘知远》)  别虞姬(张时起)(《武林旧事》中有《八王诸宫调》)

3)院本  院本是继承北宋的杂剧而通行于全国的一种戏剧。与诸宫调同为影响元曲最大者。元剧发生,它仍在流行,杂剧中有插演院本的,(如刘东生撰《娇红记》及周宪王撰《吕洞宾花月神仙会》)今尚存,又散曲中亦可以获得一二资料,(如杜善夫撰《庄家不识勾栏》)《辍耕录》廿五详载其名,惜原本今都失传,故其结构也不能十分明瞭。杂剧中插演的规模都很小,所以仍不能详知。院本对元剧的影响,尤于戏剧效果一方面较大,(题材固不必提)例如元剧中许多净、丑的打诨说笑,多是仿效院本。现查明全剧取材于院本的,有左记五十八本:

范蠡归湖(赵明道)(《范蠡》)  水渰蓝桥(李直夫)(《渰蓝桥》)  庄周梦(《史九散迁》)  蝴蝶梦(二本,关汉卿,无名氏)(《庄周梦》、《蝴蝶梦》)  送寒衣(郑廷玉)(《孟姜女》)    苏武还朝(周仲彬)牧羊记(马致远)(《苏武和番》)   连环计(无名氏)(《骂吕布》,《刺董卓》)    兰昌宫(庾吉甫)(《兰昌宫》)    误入桃源(二本,马致远、陈伯将)   刘阮天台(王子一)桃源洞(汪元亨)(《入桃源》)  襄阳会(高文秀)(《襄阳会》)

牵龙舟(关汉卿)锦帆舟(庾吉甫)(《牵龙舟》)   藏园会(关汉卿)(《藏园会》)   王皇后(关汉卿)(《武则天》)    滕王阁(无名氏)(《滕王阁入妆》)    杜甫游春(范子英)(《杜甫游春》)    墙头马上(白仁甫)(《鸳鸯简》,《墙头马》)    月夜闻筝(郑德辉)(《月夜闻筝》)    封涉遇上元(杨文奎)骂上元(庾吉甫)(《封陟》)    西天取经(吴昌龄)西游记(杨景贤)(《唐三藏》)    衣袄车(无名氏)狄青扑马(吴昌龄)(《说狄青》)

红梨花(张寿卿)(《红梨花》)    潇湘夜雨(杨显之)(《张天觉》)    打毬会(无名氏)(《打毬会》)搬运太湖石(无名氏)(《太湖石》)    玩江楼(二本,戴善夫、杨景贤)谢天香(关汉卿)栾城驿(郑廷玉)(《笼楼七爨》)    秋莲梦(李寿卿)(《船子和尚四不犯》)

    瑶池会(无名氏)(《瑶池会》)    蟠桃会(三本,钟继先、周宪王、无名氏)(《蟠桃会》)    八仙庆寿(周宪王)(《八仙会》)   双林坐化(无名氏)(《坐化》)    张生煮海(二本,李好古、尚仲贤)(《张生煮海》)    渔樵闲话(无名氏)(《渔樵闲话》)    双斗医(无名氏)(《双斗医》)    芙蓉亭(王实甫)(《夫容亭》)    闹荆州(关汉卿)(《刘盼盼》)    偃时救驾(汤舜民)(《救驾》)    师婆旦(杨显之)(《师婆儿》)     石州慢(李文蔚)(蔡消闲)    诸葛论功(二本,尚仲贤,无名氏)(《十样锦》)    戏白牡丹(无名氏)(《白牡丹》)    糊涂包待制(无名氏)(《刁包待制》)    贩茶船(二本,王实甫、纪君祥)    两团圆(无名氏)(《调双渐》)    待子瞻(杨景贤)(《佛印烧猪》)

冻苏秦(无名氏)衣锦还乡(无名氏)(《衣锦还乡》)    张天师(吴昌龄)(《风花雪月》)

4)南戏    南戏的起源,诸说纷纭,莫衷一是。日本青木正儿在《支那近世戏曲史》中(有商务版译本),谓为宋代杂剧受诸宫调影响改变形式而成,通称“戏文”,恰如元剧与院本相别,则称杂剧;迨元剧既盛,宋杂剧消歇,为使二者易于分别,呼为戏文,此说大概近是,唯现存的戏文,究是南宋抑宋元之间的作品,已不能明,元剧的中心自大都(北京)渐移至南方的杭州,直接与杭州、温州的南戏相接触,其作者亦多南人,这时的元剧,受戏文的影响一定很不小。今日残存的戏文,不特与元剧题材同,且剧目常完全一致,尤可为证。可是,如青木氏在《近代戏曲史》中所说,金末、元初是元剧最盛的时候,也许元剧会影响到戏文,而到元末明初,元剧衰歇时,作用恰好逆转,所以也就不可一概而论。关于南戏与元剧题材的关涉,青木氏曾列有详表,因篇幅关系,此处不具载了。

附:宋杂剧与元剧的关联    南戏是否即宋杂剧的后身,姑不具论;元剧的发生受宋杂剧的间接影响,则可断言。今按《武林旧事》(后四)所记宋杂剧名,与元剧对照,可以略窥它的关系。

崔护谒浆(二本,白仁甫、尚仲贤)(《崔护六么》《崔护逍遥乐》)

柳毅传书(尚仲贤)(《柳毅大圣乐》)    裴航遇云英(庾吉甫)(《裴航相遇乐》)

墙头马上(白仁甫)(《裴少俊伊州》)    遇上元(杨文奎)骂上元(庾吉甫)(《封陟中和乐》)    巫娥女(杨景贤)楚台云(王子一)阳台梦(无名氏)(《梦巫山彩云归》)

西厢记(王实甫)(《鸳鸯六么》)    相如题桥(二本,屈子敬、关汉卿)题桥记(无名氏)

[](《相如文君》)    王魁负桂英(尚仲贤)(《王魁道人歌》)    越娘背灯(尚仲贤)(《越娘道人歌》)    张天师(吴昌龄)[]辰勾月(周宪王)(《风花雪月记》)    教女兵(二本,周仲彬、赵文宝)

以上所论元剧的题材,其来源都假自他书、他人的故事,至于全由作者自出机杼的作品,传世极少,恐当时也不多。作品所代表的真正时代往往在宾白中表现,有称汴梁为南京的,这就泄露出作者是以金人的话本为根据,他如人名、地名等,都是表示作者时代的资料。

元剧取材,就上所述,都属古代的故事;当时的事件,是否亦有剧化者,恐怕难有也很少。元刊本存无名氏撰《小张屠焚儿救母》一种,王静安先生指出《元典章》(五十七)所见的事例全合,恐怕便是以时事为题材的剧本之一。此外,可能还有若干种,惜已不传。据吾人推测,在外族压迫下,作者大都喜欢以古人杯酒浇自己块垒,故取材于故事者特多。(除上举的剧目外,残存目录,所只二三字,不敢且不能悬断其来源。)

要之,元剧取材,以流行故事为主,不止可以免去自己的文字责任;且这种故事为人民所熟知,也易于接受和了解。这便是所谓观众的“安定感”。有时,民众在读物中传说中已经知道了故事的轮廓,如今演成剧本,他们也有一种好奇心,要求看看在戏剧里是什么样子。这也是故事剧受欢迎之一因。或有人说,元剧作家都不是“学人”,所以只能在流行故事中讨主意,此又不然,如白仁甫,是当时有名文士,但其他作品如《绝缨会》、《东墙记》、《赚兰亭》、《斩白蛇》、《赴江江》、《梁山泊》(即祝英台故事,见《古今小说》二十八《李秀卿义结黄贞女》)《梧桐雨》、《幸月宫》、《钱塘梦》、《流红叶》、《崔护谒浆》、《高祖归庄》、《墙头马上》等剧,都是取材于通俗常识读物和流行的话本演义,可见故事剧的普遍性。此外,还有关于表现的方法,一个题材,往往有好些作者,这是什么缘故呢?我们推想,恐怕是由于元剧只限四折,每折唱者又限一人,若是作者彼此对于故事的观点和情感不一样,便要有不同的写法,由于主角的变更,可以使全局为之改色。同时,元剧作家本有质朴的“本色派”和雕琢的“文采派”两种,因为他们的对立,也会使同一题材有两三个剧本,例如:

裴度还带

(关汉卿)(本色派)

(贾仲明)(文采派)

三战吕布

(武汉臣)(本)

(郑德辉)(文)

破窑记

(关汉卿)(本)

(王实甫)(文)

贩茶船

(纪君祥)(本)

(王实甫)(文)

丽春园

(王实甫)(文)

(萧德祥)(本)

黑旋风诗酒丽春园

(高文秀)(本)

(王实甫)(文)

(庾吉甫)(?)

玉壶春

(武汉臣)(本)、

(贾仲明)(文)

拜月亭

(关汉卿)(本)

(王实甫)(文)

题红怨(李文蔚)(本)

流红叶(白仁甫)(文)

高祖归庄(白仁甫)(文)

高祖还乡(张国宾)(本)

汉宫秋(马致远)(文)

哭昭君(关汉卿)(本)

七里滩(张国宾)(本)

钓鱼台(宫大用)(文)

双渠(蕖)怨(王实甫)(文)

并头莲(高文秀)(本)

初期的元剧,因为特别置(注)重于完成体裁,对于结构排场格外用心,而顾不到文词,所以多属本色派。到后来,有人觉得这些曲本太拙稚,就把词句修饰起来,因而产生了文采派。不过,有时文采派因为太重雕饰,弄得脚本冗长复杂,反会失去戏剧的效果了。

附言:本文以日本四(田)中谦二氏的《元杂剧の题材》一文为蓝本,略加己见而成,原文见《东方学报》(京都)十三册四分。

 

(原载《国文月刊》194871期。许宗褀先生提供。黄恽先生整理录入

Filed under: 元杂剧之题材 — 雨文 @ 2011年11月20日 7:43 PM

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admin@jiyong.net 本站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