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纪庸
<<返回首页

标语之难

么麽

X标语,久干禁例。因思数十年后,设有收藏此种招贴者,必将入古董之肆,待价而沽。北平一隅,初则刷以青灰,继则先濡以水,再缓缓扯去,终至一纸不见,无人敢贴,此标语之盛衰,亦大足寻味。近顷邦交敦睦,先知先觉,方学日文日语之不暇,更谁肯为此等傻瓜耶。X扶轮小学校长,独保留此种墙壁装饰品,入其门,光怪陆离,几不知身在北方。暑中某日,忽二不速之客,前往参观,及入,始知为X国宪兵,合校战栗,不知所措,幸校长不在,得脱于“带走问话”之难。宪兵等首则抄录壁上文件,继则坚询校长何在,校役极力周旋,肃之入客厅,飨以茶点;时一兵出外,扃校门,嘱全校人员不许外出,伊不久便回。一役知事不妙,急逾垣出,直赴校长宅报告一切,校长立饬该役回校,速灭各项证据,再想办法,乃复逾垣入,适所余一兵在室内吃茶,乃急急撕毁各种“违碍”文件,付之丙丁。有顷外出之兵已带大队人马至,汽车都都,刀声锵锵,胡同之人,咸大惊惧。入门,首向官长指示证据,顾一抬头间,已一无所有,不觉变色。于是呼人厉声相诘,校役则矢口不承,终无物证,亦不能奈何。官长不免怒叱宪兵办事欠精细,乃于无办法之中结束此事云。(按此校役功不可没,理当褒奖。)

(原载《宇宙风》1937年第35期。许宗褀先生提供。黄恽先生整理录入)

Filed under: 标语之难 — 雨文 @ 2011年10月29日 9:45 PM

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admin@jiyong.net 本站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