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纪庸
<<返回首页

以努力代说话

为卅年双十节作

果庵

民国成立了卅年,在个人觉得不为短,而在国家则仍是童稚之龄,不过开国气象应该是有几日太平,并当奋扬威武,无奈我们自来就在苦难里挣扎,甚至每况愈下,故难免有人发牢骚,或且走入歧途,希图以不合宜的方药来医病,我以为这都可以不必。自中国成了国际之一员,在外则诸强伺隙,在内则因循依赖。事态未发,一味牵延,不思解决,事态既发,又思假手他人,为我解决,试想如此态度,焉能肆应今日的“闪电”局面,故国是之不得其是亦有其必然性。发牢骚自无所用。

唯有青年人,在这时更加苦闷,现实与理想的冲突,达最高峰,还有诸种恶魔要来伸其诱惑之手,于是有的人终日慨当以慷,高调入云;有的人沉湎荒嬉,消遣岁月。国家危机不可怕,民族沉沦也有救,只怕“心死”!无论怎样,青年人总该知道自己来日的责任,与目前应作的工作。试想救国是那样浅薄无聊的叫嚣呼号就可以的吗?喊抗战的人,尽管叫得山响,却处处充满了荒淫与无耻,垄断与图利,所以抗战失败了;从事和运,亦应作如是观。消极的自杀态度当然不许,即只说空话而不做事也是大病。我觉得我们话已说得够了,现在已到做的时期。先哲说:“天何言哉,四时生焉,日月行焉,”“强者不言,”此刻正要作此“生”与“行”的工夫,以图达到“强”的目的。不必跟人家作尾巴,要自己植根基。思想方面也好,技术方面也好,我们民族并不比他人智慧低,应该以人一能之己百之为步骤,耻不如人为志向,不要怨天尤人,物质环境不许可呀,人才困难没有指导呀,等等藉口,都不是有志青年当说的。我不相信我们青年中遂没有一个加富尔,的里波里的,或是一个加利略,瓦特。

让我们拿实地工作庆祝国庆,让我们以研究成绩报答国家,空言无补,所以我也不再哓哓。

   

(原载《中大周刊》1941109日。许宗褀先生提供。黄恽先生整理录入)

Filed under: 以努力代说话 — 雨文 @ 2011年10月18日 8:18 PM

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admin@jiyong.net 本站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