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纪庸
<<返回首页

光荣的任务

纪庸

祖国需要参加建设的工业人才,可也需要培养这种人才的灵魂工程师,这两个工序正是缺一不可。

我们知道,在生产过程中,机器固然重要,但掌握机器具有熟练技巧的人更重要,所以劳动力是生产力的重要因素。因为如此,我们在大规模建设中,需要很多能够掌握机器的人,需要技术人员,需要工程师。但是,人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成为工程师,成为技术熟练的工作者的,必须经过长期的学习,所以我国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基本任务,除了集中主要力量发展重工业、建立国家工业化和国防现代化的基础,发展交通运输工业农业和商业等而外,还要相应地培养建设人才,人才的需要,是随着突飞猛进的建设而大量增加,我国现有的学校还远不足以应付形势的需要,毛主席早已指示给我们随着经济建设的高潮,不可避免地要到来文化建设的高潮,因而,我们教育工作者,就倍感“母机”的任务的重大,感到祖国是怎样地重视我们,感到一种从来未有的光荣。

旧社会几乎不把我们当做人,投机商、大腹贾笑我们寒酸,贪官污吏笑我们拙笨,金饭碗铁饭碗笑我们没保障,可是今天呢,我们是最光荣的工人阶级,我们担任着祖国建设中的重要工序了。

旧社会我们不能倾吐我们的心得,不能说出我们要说的语言,不能学习我们向往的真理——马列主义,如这样,我们还会被特务监视,被恶势力迫害,饥饿和监牢在等待我们,恐怖在袭击我们,可是今天,我们可以尽情倾吐自己对祖国的热爱,祖国有无数学术上等待发掘垦殖的园地要求我们去耕种,去开发,去讨论、钻研,我们看到衷心敬爱我们的学生在关心着我们,在热爱着我们,——有一次,我稍微感到一点风寒,呕吐了,不知怎样被全班的同学知道,没有一个例外地到我家里去慰问,倒像我真的有了病一样,我感动而且感激,我偷偷流了热泪。这种安慰,这种关切,是我们在旧社会受惯冷淡、鄙视的人所没有经历过的。我在课堂里看到学生那么用心地听讲,他们随着我的喜怒而喜怒,他们把全副精神用在听老师的讲解上,下了课,他们那么专心地钻研,使我进一步热爱我的专业,热爱我的学生,我感到作教师的工作越做越有感情,越作越有趣味。

在《乡村女教师》里我们看到华尔华娜的努力得到多么丰硕的果实,若说有出息,这才是真的出息——当他的寿辰,带着勋章的立了功的红军将官,伟大的科学家,工程师从四面八方涌来向她庆祝,我看到那位贫农出身的工程师重新坐到课堂座位上,背诵尼克拉索夫的诗句,我好像看到我的眼前也出现了那样的场面——我认为一定会有这么一天。旧社会教师在晚年只有困穷而死,只有丢在垃圾堆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不信你试看,史瑞芬同志不是会见了毛主席吗?不是成为全国人民敬重的人物之一吗?

当我们的教学影响不断扩大着,我们就在工作中获得更大的鼓励,去年,我所教的一班一年毕业的速成班同学,到了工作岗位上,他们纷纷来信,把我所教的功课联系实际地使用起来了,他们很快地成为教研组长,成为全市观摩教学的执教人,成为上级评定的模范工作者,我的心花怒放了,不是为了个人英雄主义的满足,而是为了我们的工作在新中国的肥沃土壤上开花结实。……

 

(原载195469日《教学生活》第三版。许宗褀先生提供。黄恽先生整理录入)

Filed under: 光荣的任务 — 雨文 @ 2011年09月25日 12:36 PM

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admin@jiyong.net 本站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