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纪庸
<<返回首页

回忆恩师纪庸先生

张芷先生谈话记录

(一)伯庸先生是我的恩师,对我的帮助很大。我读的是新闻系,二年级时去听了纪先生的课,纪先生是经顾颉刚先生推荐来代他授课的。顾先生是有名的学者,代他的课很不容易,但纪先生学问渊博,并像黄文浩先生写的〈纪庸同志传略〉中说的:口头和书面表达能力俱佳,所以他的课非常受欢迎。当时你们还在南京,纪先生自己住在拙政园(当时的校址)附近,我课后常去看他,谈话的内容已不记得了,只记得先生有问必答,无论什么问题都能讲些有关知识,使我受益良多。我毕业留校,安排我做学生工作,我很不擅长做思想工作,所以后来调我去无锡任中学教师。纪先生曾任古代史教研室主任,他编写的一本《古代史》讲义很详细,并附有历史地图,把问题讲得很清楚,中学历史教师读好这本讲义就能教好历史课(的古代史部分)

(二)顾颉刚先生很重视历史地图,他主持编绘了一套中国历史地图集,纪先生带领我参加了这项工作,纪先生负责近代史中鸦片战争至“五四”前,我负责“五四以后部分。为此还签订了一份合同,一同签字的有四个人:顾先生、上海复旦大学章巽教授、纪先生和我这个刚毕业的本科生。商谈好之后,四个人逐一签字,合同一式四份,人手一份,可惜时间相隔太久,这份合同已找不到了。工作方法是用纪先生给我的浅蓝色地图作底图,根据史实在上绘制各种标志、符号。后来,我因为掌握的资料少,我不是党员,有的材料看不到,就想退出,但纪先生说,既已决定参加就不能轻易退出,鼓励我坚持完成了任务。完成后纪先生按工作量寄给我250元稿费。

(三)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江苏省教授名录》有纪先生的名字,但介绍很简略。

(四)纪先生心直口快,说话口无遮拦。

(五)我一定写写对于纪庸先生的回忆,因年纪大了,可能写不了成篇的文字,可以 一条一条地写。

(六)纪先生曾给我写过好几封信,一直称我为“贤弟”,但寄稿费时却忽然改称为“先生”这是因为他已被划为右派,为了不影响我,特意这样称呼表示我和他只是一般关系,没有亲密交往。

                      20104月纪英楠先生根据电话通话记录,未经本人过目)

 

:

黄文浩先生在57年前后任历史系秘书,据张芷说他后来曾任系主任。他一直 对纪庸先生较好,包括纪先生被定为右派以后。79年纪先生的冤案平反时,他和我说,61年他们(指系里)就提出给纪庸摘去右派帽子,但市里一直不批。他在追悼会前给我看了悼词,征求了我的意见后上报,过了一两天他又找到我说,院领导要求必须将悼词中“不幸含冤去世”的“含冤”两字去掉,我觉得可气又可笑,明明是平反冤假错案,而且要在追悼会上宣布平反和改正的决定,却不准说含冤,某些人的阴暗和畏惧的心理暴露无遗,但毕竟他们手中有那末点权力,也只有听之任之;在抚恤金等问题上还搞了些违反政策的小动作,后来有人告诉我,当时处理此事的人事处副处长朱某就是“反右”时历史系的党总支书记。黄文浩先生写的〈纪庸同志传略 〉张芷先生已复印寄给我。

根据我的记忆和在家中看到的父亲丢弃的草图,父亲参加绘制的是古代史部分,地图出版后,章巽先生寄给父亲的也是古代史的一册,从张芷先生的谈话看,他对此事的记忆是很确切的,可能他们还共同编绘过近代史部分。

地图出版时,因父亲的右派问题,未能写他的名字,母亲给我看过章巽先生的来信,主要是对父亲的工作表示感谢,也很含蓄地说了作者名问题(这套图册由地理学家谭其骧先生和章巽先生主编,本应在序或前言里写出所有作者的姓名和分工),并说明寄来稿费,数目没有印象,也许未提,给张芷先生的应该就是这笔稿费的一部分。

Filed under: 回忆恩师纪庸先生 — 雨文 @ 2010年05月01日 10:19 AM

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admin@jiyong.net 本站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