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纪庸
<<返回首页

察省新语

么麽

一、          地理概况

查察哈尔原为中国之一省,位于河北之北,热河之西,绥远之东,平绥路横穿境内。(此点务请国人注意,前者╳╳图书公司某职员寄给我的稿费通知函上,就堂哉皇之地写着“湖北省平绥路╳╳县”(恽按:原文如此,凭上文所云应该写作河北而非湖北)足见我并非在此说废话!)任何地理书上(最近出版的在内)都记载着面积是三八0000方里,较之河北省不过少五万方里。但阁下千万莫上当,盖自多伦以北,早已不知何时就丢了,(恐史学家须费工夫考据)这已去了多一半。近来则所谓察北六县(张北,宝昌,商都,沽源,康保,化德。)也在既不交涉又不抵抗中没了。所余区域,实即北伐以前河北省口北十县一隅,幸而那时有人提议将此十县划入了察省,不然,中国人即使阿Q,实在也没法自己圆场了!

注:此所谓十县者,东边的延庆,赤城,也大有问题,似在若有若无之间,你若问我,我也茫然!

二、          省政府

省政府在张家口,各厅俱全,虽则只有十县。每月依然是十几万的开销。近来老百姓因负担不起,呈请省府及国府裁厅并科,结果自然是应勿庸议。此殆可谓麻雀虽小,五脏甚大也。因在省垣以北三十里就有李守信军队布防,故本省每夜要派一营马兵放哨,天色黎明,立即撤回,以敦邦交,而免纠纷。

三、          松井

前日本驻张军事联络员松井,全省人均呼之为“松井二大爷”,(大爷者北人称伯父之语)因此公若一叱咤,风云立刻变色也。今日负北方时局交涉重责之某巨公,其初即先结识松井,后来才拉上╳╳╳特务机关╳,好在松井尚极客气,除“奉令交涉”外,尚未找私人折冲的机会。唯去年有一次省府宴日领事馆武官,宴后,派汽车送回,及到,该武官下车后竟痛殴车夫,幸车夫未失中国人丰度,毫不还手,负痛而回。省府内极力提奖此车夫云。又一回,╳特务机关长到察,前述某巨公极力与之周旋,时前任C主席尚在,席间╳巨公向╳╳机关长大称“咱们国”不止,C主席汗如雨下,╳巨公却泰然不动。

四、          飞机场

省城有╳方飞机场,占地数百亩,设置之初,佃农向╳方质问,并索租价,╳方云“跟你们省政府要去!”省政府果立为代付租价每亩五元。宣化(张家口南六十里)西北方亦有飞机场,占地尤广,但租价未悉由何人付给,只闻该地最阔士绅出入均有朝鲜人保驾云。

五、          刺激脑筋

去年暑假,所谓察北问题发生,╳方派员到口外各县调查有无抗╳情形。视察员到张北县,先看驻军C师。时师部尚悬青白旗及总理像,视察员首指旗发问:“这是什么?”答:“青天白日旗。”随曰:“这个不好,刺激脑筋!不要是!”继问遗像,亦如之。当时省教厅闻知,遂赶急密令各省立学校,从速查出此项“违禁物”,付之“丙丁”!一时图书馆管理员大忙特忙,而三民五权大走红(火)运。盖自此时起,许多学校即不再见青天白日旗矣!╳军素好在墙上写标语,事后则先此所写“国耻条约一览表”“卧薪尝胆”一类标语,一律换成“整齐严肃”“奉公守法”字样。盖亦深畏脑筋再受刺激耳。

按,察省党部,早已于冯副司令组救国同盟军时被取消,及S主席来此,标榜八德主义,——孝悌忠信╳╳╳╳也——党部更根本无用了。又,闻北伐成功之初,察省某校长读总理遗嘱毕,出会场时向人云:“这位孙中山还耳熟,至于余致力,始终没听说过呀!”听者竟不能措一辞也。

六、          四大金刚

世称办事台柱曰金刚,而凶恶者亦然。所谓察省四大金刚,不知用意何指,唯知所谓金刚者,指╳╳两厅长,╳保安司令,及╳秘书长,其中╳秘书长曾充鲁省╳县长,去职之日,县民仿西湖岳庙之例,为之铸铁像于官衙前,直至现在,尚未除去云。

七、          教育

现任教育厅长╳氏,胶东╳老史学家前朝遗老哲嗣,曾充大学教授,而极热中于作官。闻当初曾因╳遗老嘱托,受褚玉璞知遇,为某省道尹。此公轻易不到厅办公,每天只到╳╳银行抽鸦片,看人家打牌。╳银行虽极厌之,亦无如何。各事均由秘书长代办;此秘书长亦殊可玩味,盖每日口衔“长烟袋”,躞蹀厅中,无论碰见何人,均要让你“请吃一袋”,真十足山东老汉也。据云,╳厅长有姨太太二位,但均不与他同居,唯每月必索月费各数百元。

本省共有省立中等学校十处,月经常费二万五千元,还不如一个大学的独立学院钱多,但却常欠到二月以上。据云,省里虽穷每月却必拨给╳╳政委会数万元也。但去年儿童节,╳主席参加集会,因看了小孩子兴起,立刻下令赏一万元,令财厅筹拨。一时厅长为之着急不小。又义务教育初次推行,教育厅长向╳主席要钱,╳主席大发雷霆道:“不用骗我,义务教育我还不懂?——尽义务不拿钱,就是义务教育!这还要钱!”某厅长目瞪口呆而退。

八、          职业学校

职业学校,虽亦教育之一端,然实在有单独说明之必要。

本省虽只十县,却有两个职业学校。其一在张家口,办土木工程一部,其一在宣化,名工业职业学校。张家口的不甚了了,宣化的则每年开支经常费约三万余元,共有学生七十人,教职员工头共三十三人(似乎多了一个头字),每一先生,平均教学生2.12人,塞外虽穷,此校不能说不阔气。因前任校长系前直隶省高等工业学校毕业,故一切设备,俱仿母校。闻制革部共有机器七八台,实则一台已用之不尽,每一开动,把轮齐飞,但见屋宇震动,汽油消耗,却毫无工作可作,此亦开“浪费”之新纪元也。

职业学校毕业生出路则百分之八十是义务小学教师。

九、          西货庄

初到张垣者,必见大街上许多“西货庄”,(即宣化亦有之)而增诧怪之感,因其门面既堂皇,而里面则空空洞洞,亦不见有顾客出入。久之,始知此即特货公卖处也。在张垣时有枪毙白面犯的布告贴出,而各旅店皆公然吃╳烟,余因此明了禁止吸白面乃所以提倡抽╳烟,提倡抽╳烟,亦即所以增加国赋。

记得去年清华大学旅行团到张垣,拟向西货庄照像,终被警察禁止,足见此种组织,亦不甚愿意公开。近日则北平也成立了平津清查处,并设土膏店矣。按平津清查处一词,殊不完全,清查什么?汉奸乎?烟土乎?骤视之大有问题。

十、          官钱局

官钱局初发纸(非“法”)币六十万,近又增发,数目不知。但财厅无论每天用出多少,一到次日,必全数收回,因各持票人纷纷来局兑换法币也。故官钱局长常常守着成大堆的纸币,而“仰屋兴嗟”。

                  十一、保安队

今年正月,省主席向各县“勒索”保安队,每县要二三百人不等,各县人民,大着其慌。因农民自己既不愿去,雇人则每名至少须百元之数,以二百计,已二万元矣。于是向省方呼吁。久久亦无结果。后来,有的县分已将备妥的人数交到指定处所——宣化——但又大加挑剔,长短肥瘦条件甚苛。然其意不在人,乃在以人易法币也。但等钱也花了,人也要了,却又无人负责接收,先前要钱之人,已不知何往,只由县府将这些“猪仔”拘禁一空院中,茶饭均无,警察也只有逃之夭夭,后来那些猪仔也一哄而散。

近来此项苛政听说已取消,某县只好认倒霉,谁让你那样服从功令?

                 十二、天主堂

谁都知道天主教在西北势力之大,罗马式的杰阁,矗立于土房窑穴间,电灯电话,洋饭洋餐,虽在民间,叨上帝的保佑,倒也无啥。听说口外的天主堂往往为地方土匪的逋逃薮,绑票成功则洋钱滚滚,不成功则遁入此中,壕堑重重,堡垒嵯峨,官兵亦无如之何。以此之故,信教者一天比一天多。而教堂所在之区,必形成一繁荣中心也。

                十三、察北中国人

察北六县闻李守信(蒙古人,实即日本人也。)军队到后,首免陈欠钱粮,皆大欢喜,以为毕竟真龙天子出现了。一个月以后,╳方发出调查表来,要住户登记人口,产业,甚至有几只鸡几口猪,也一丝不苟。尤其要紧的是登记自卫枪支,于是老百姓才知道当中国人到底还少许多麻烦。

各县均设参事官,与满洲国一律。参事官到后,首先作各县情形报告,细书满纸,皆中国书记代腾(誊?),但中国人却不知内容是什么。县府改成总务、警务、财务、内务、四科,凡旧日公务员,一律登记留用,不许擅动,中国人之职业,此时乃称得起稳定矣。唯各机关全无办公费,灯油蜡烛,纸张笔墨,均由县府按日发给,一般公私不分家的中国人,总算晓得什么叫奉公守法了。

还有,就是小学教科书全部收回,另换新本。县府中商务印书馆的万有文库也被封存。

                       十四、大好河山

张家口北门,名大境门,出大境门即内蒙古境,紧接张北县,俨然另一风光。此门有一匾额,作下式:

大好河山

我想高维岳虽是军人,好象也有一点懂得幽默。

三月二十九日(即黄花岗烈士纪念日)于微笑中写完

(原载1936年《宇宙风》第十六期江少莉先生提供。黄恽先生整理录入)

Filed under: 察省新语 — 雨文 @ 2010年03月20日 9:52 PM

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admin@jiyong.net 本站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