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纪庸
<<返回首页

旧货摊

炒冷饭斋主人辑

蒙经云:百而千,千而万,是一年来之物直也。配给无灵,统制难效,当此年尽,执管吁嗟。夫子之妻若子,见其秉烛夜游,蹙额疾首,曰:何不早眠?曰:吾为文既经年矣,笔耕之资,不足温饱,将以计来年也。友人破户入,瑟缩生寒,相对而叹,纡谋既久,乃奋然曰:吾辈其弃笔墨而从事单帮乎?闻年来,巨贾大商外惟单帮能自济也。于是解衣命酒,断颈之罂,败折之箸,与友同醉,起吟太白之诗曰:“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吟已颓然,不知将何以遣明日也。

物价在一年来,只可用三字经上百而千千而万来形容,几乎在千数以下的钱就没有用途。什么配给哩,统制哩,全是白搭。话说这一年将尽,老夫掐指一算,来日大难,生活如何是好。正在唉声叹气,太太和孩子在一边莫名所以,问道:为何不早早睡下,还在那里发什么疯?老夫子说:文章不值钱,我正在为你们计算下年怎么混呢。这时忽然老朋友某君破门而入,一件破大氅,早成了麻包片,还不是相对而愁,愁了半天,到底怎样呀?后来朋友说:再不咱们也跑单帮去吧,听说除去投机以外,只有这条路还可以走。老夫子一想,倒也不错。立刻吩咐吃酒,拿破瓶子打了四两洋河大曲,喝他个颠三倒四,想想李白的诗: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我岂能就穷死呢?还是想开了点吧!大年下的。

(原载《京报》19431231日。黄恽先生整理)

Filed under: 旧货摊 — 雨文 @ 2018年06月16日 3:44 PM

Next Page » 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admin@jiyong.net 本站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