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纪庸
<<返回首页

纪果庵之死

朱伟

感谢黄恽先生,使我知道了纪先生的下落。我通过Google搜到黄先生的《纪庸之死》,按黄先生记载,纪先生应该自杀于196518日下午13点至14点之间,地点是苏州上方山下的石湖。他寻觅了一个适合他的归处,最后给妻子留下一封绝命书。可惜黄先生未全文引用这最后文字,只提到其中有“活过了五十岁,也可以说是长寿了,近十几年动辄得咎,言则触忤,已了无生趣可言”。无生趣宁愿去死,这正是我意象中纪先生生的选择。

纪先生生于1909年,河北蓟县人。他否认自己是纪晓岚后人,一是因家族迁徙时纪晓岚还未出生;二是因这位大学士编《四库全书》青史留名,前后毁书十万,也算得上罪人一个。纪先生若活到今天,应该还不到90岁,但我想,像他这样的人能活到“文革”前夕,也算奇迹了。黄恽先生说他最后选择了“从容地死”,我却感觉他的死已经沿宕了很久,这种延宕对他而言,是一种折磨的必然。

纪先生号“果庵”,这“果”字原意是期待饱满而成正果,引申义,“果”又是因果,“庵”则是因果之上心理中能遮风避雨的圆顶茅屋。这茅屋其实谁都知道遮不住风雨,所以王世贞才有“天横须虑合,月上庵庐寒”之句。想这个名号,首先是作文惹出连锁麻烦,否则在北方当个贫寒教员,两袖清风,也不致有二十多年坎坷。随后,倒好像鬼使神差,从北平到南京再到苏州,最后归宿到范成大的石湖。范成大为什么最后选择石湖?袁中郎的描述最为清晰,他说注视石湖的上方山如“披褐道士”,而这块地方“高者四顾皆伏,无复波澜;卑者远翠稠叠,为屏为障”。纪先生最后也可以说安宁在了他理想的穹庐下。

(more…)

Filed under: 纪庸评介, 纪果庵之死 — 雨文 @ 2007年01月21日 12:01 AM

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admin@jiyong.net 本站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