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纪庸
<<返回首页

纪果庵先生

李郁

中大同学李克旭死在中大医院的时候,听说有一个北方人教务主任替他办理一切后事,李克旭大殓那天,我看见一个高大的胖子,用手绢在擦着红红的眼睛。我问别人那是谁,别人说那就是教务主任纪国宣先生,于是我们就猜测纪先生为什么要哭,当时有的说是他们是亲戚,有的说纪先生特别喜欢李克旭,实在谁也弄不清楚。

这问题直到前几天,我看见了纪先生在新东方发表的“漂泊年年”之后,才恍然大悟。原来纪先生哭的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哟。一样的同李克旭在离开故乡漂泊着,而他自己所曾感受过的也许要比李克旭的“死”深刻得多,所以他要为李克旭办后事,一洒同情之泪。

之后,学校里好象是发起“文学研究会”之类的东西,由龚持平先生及纪先生共同负责,我所分到的一组则由纪先生指导,那时我还不知道他就是纪果庵,只在中大周刊上常读到“果庵”的文,但当时差不多的同学都误认为樊校长仲云,之后才晓得是纪先生。

纪先生的文章我没有资格批评,可是我总觉得他所写的文章与他的人是相称的,无论他的文章是如何的冲淡,轻松,总觉得是雄壮得很,同时处处在流露热情。

纪先生确是热情的,他从来不让人失望的。记得我们的“文学研究会”起初他是最热心的给我们讲解,后来两三次同学们热度退了,每次出席的不过三五人,而纪先生依然是那么热心,讲话的声音依然是那么宽宏。

他有一位弟弟,那时也在中大教课,名字似乎叫做纪庆恩,这位纪庆恩先生所赐予我们的较果庵先生更多,尤其是当我父亲去世的时候,他曾以很长的一段话来安慰我,他对别位同学说我是个怪人,同时更对我寄着不小的希望。

离开中大有三年了,但这两位纪先生的热情永远不会让我忘掉,可是,两年来的流浪,折磨,我已经非当日纪庆恩先生所赞许的我了。

让我在这儿遥祝两先生健康吧

1944年3 月3 日《江苏日报》

(原文出自<缘为书来>网站, 由黄恽先生转载)

Filed under: 纪庸感念, 纪果庵先生 — 雨文 @ 2007年01月01日 9:43 PM

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admin@jiyong.net 本站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