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了春天

Published by admin on

没有了春天

蛰宁

                               ——遗民忍死望恢复,几处今宵垂泪痕!

                                                ——陆游《关山月》

 1
这儿没有了春天,
风和砂子把绿色带走了,
山上只有一片枯紫,
什么东西把莹澈的泉水吸干。
2
灰色的嗡嗡声遮断天空的浅蓝,
它,就是它,吓跑了孩子们的喜欢。
这时,诗人们正在歌颂故都的牡丹,
但我们这里对于“草长莺飞”将永远是个梦幻。
3
老羊皮袄才脱下去几天,
旱风从四面八方吹来了,
五月,只有葡萄才长两根绿藤,
拿锄的汉子只好对着深黄的大麦嗟叹。
4
“年头儿越过过不行啦,你老——
三年倒有两年旱。”
“你知道吗?老汉,
一场雨又管的了什么?
如今到处都没有了春天。”
5
在早先,
杏花开遍以后,
多伦的估客回转了,
他们从大黑河,乌兰脑包,
翻山趋岭的带回雪白的洋钿。
6
真正外八旗的口蘑,
大松子儿,藏葡萄干儿,
和秋天的提浆饼一样,
送到亲戚朋友的面前,
谁不赞美一声这喇嘛庙的土产。
7
他们有自己的春天呀,
虽然道路那么险,
傍晚,山坡上的店家把骆驼给接过去了,
草,料,喝水,全不用你管,
花枝招展的女人蒙着头帕,
满脸大红胭脂,
她会陪你一整夜,
给你一个不寂寞的安眠。
 8
如今估客们照旧从多伦回转,
可是,没有口蘑,松子,
却皱起一脸愁颜,
“不是咱们的世界了,
咱们掏不起那么大的税捐;
东洋娘儿们的杂货铺多利害,
什么他们不卖,——
油盐酱醋,味之素,以至大烟?”
9
店家的女人更不知流亡到那里去了,
因为那道路不再险艰,
火车会从山洞里往外钻,
他运来无数戴红箍帽的矮汉子,
又运走了肥壮的马匹,高粱,小米,和大青盐。
10
打加卜寺到八台是一片草原,
从春天耩上莜麦一直到秋天,
不用你耕,也不必除草,
只准备好连枷吧,预备过你肥满的年。
11
大马群牧放在灰腾梁山,
赶马人在风里抖动套马杆,
扯一扯保险鬃飞一般踢起春之尘土,
他的野蛮有劲无处不惹人爱怜。
12
陡然从东北边飞来了可怕的劫运,
胡儿的铁蹄又踏碎了这一片太平的田园;
杀死和平的鸽子,
只让他们的传信队在空中盘旋;
打死看家的老狗,
却只许出卖民族的狗来往胡钻;
拆了我们的门窗,
当作战壕的盖板;
掘平我们的土地,
存放飞机和炸弹;
没收我们的米面,
给土匪们换大烟;
劫下年轻的女郎,
作他们夜里的铺垫;
更抢走成千成百的马匹,
“苏美龙,李守信,张万庆,……
这些死不绝的汉奸!”
13
红格尔图的惨剧何尝不值得艳羡,
纵然他们流了鲜血,
屋顶上炸弹抛了万千,
自由不是比血更可爱吗?
谁来,谁敢,救我们商都张北南壕堑
二百万同胞离开涂炭!
14
大青山上耀眼的刀枪为何不到我们这边?
只剩下大境门外的一营马队退缩不前,
四十里的蜈蚣坝(21)作了人家的天险,
中国人的骨头只有往山沟里填。
土尔沟(22)是谁家的天下?
红心旗在中国人的屋顶飘翻。
果然我们就活该当奴隶的子孙吗?
为什么你们那些有钱有势的人,
就那样无耻下贱?
15
历史而今被污黑涂满,
从我们心上。
从麦子田里,
从家家户户的窗前,
罡风吹走了塞外的春天。
“慨叹什么年头儿呀,老汉!
准备下你的牙和眼,
把愤恨和报复还给他们吧!
不信你看!
葡萄藤虽然绿了,(23)
那么来酿热的美酒——
将膏润哪一个的酡颜?”

注:

①塞外春寒,又无雨,今年旱象已成。

②老汉,塞外男人之通称。

③口北各县人,多往多伦(喇嘛庙)经商,维持一家生计,春天回家种地,但是现在这些事都成过去了。

④由口北各县往多伦必经之地,“脑包”即“鄂博”之异音,蒙语山也。

⑤藏音ㄗㄤ,藏葡萄是一种小而甜的葡萄,一名马乳,可制为干。

⑥月饼之一种。

⑦由多伦经赤峰,通平地泉张北各铁路线,在╳╳(黄恽按即日本,当时不能写明)计划下,次第兴筑。

⑧大青盐是矿盐之一种,产内蒙各地盐池,自去年绥东战起,蒙盐以禁止内运。

⑨加卜寺蒙语山沟之意,即化德县,德王叛后,据此为军事中心,改为德化市,八台即商都。

⑩耩,种也,莜麦,燕麦之一种。

⑾塞北地多人少,故无暇耕耨,莜麦秋收后,到岁暮才用连枷打完。

⑿灰腾梁,蒙语冷也,其山上平,可以牧马,在商都迤西。

⒀牧马人骑马,皆不用鞍鞯。

⒁廿五年一月二日╳╳军人据商都。

⒂四月间,╳╳军下令,居民不许养鸽,因恐扰乱他们传信鸽的行动也。又全城之狗,几全被╳╳兵杀死。

⒃╳╳军强占商都城外民田约数十顷为飞机场,有兵士值岗,擅入界限者,立即射杀。

⒄李守信王英等匪部任意征发粮食,其部下多半是烟鬼。

⒅奸淫的事,是家常便饭。

⒆农民马匹,均被王英苏美龙等叛逆部下掠去,千里追随,苦不堪述。

⒇张家口为察省省会,北门曰大境门,但其外三十里即是敌人的势力。

(21)蜈蚣坝为张垣至库伦必经之道,因地势险恶,由廿九军士兵修筑,可行汽车,但今日已入伪军掌握,中国汽车,多被╳╳汽车闯翻,倒入山谷,死亡狼藉,无人敢问。

(22)土尔沟在张家口车站附近,近来几成╳╳租界。

(23)葡萄为塞外各地特产之一。

(原载1937年《中流》第二卷第九期。江少莉先生提供。黄恽先生整理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