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毕业同学

Published by admin on

致毕业同学

纪果庵

这是中大附属实验学校第一届举行毕业典礼并发行特刊,无论如何,是一件可以纪念的事,在我个人,更是终身不能忘的事。

我奉命主持实校,小学部于民国三十年暑假开办,那时只有五班,学生一百余名,至三十一年暑假,始添办中学,原计划是八班,后来因为预算关系,只办了七班,而在大学本部未迁移之前,我确曾为校址以及经费诸问题,焦急过一个相当的时期。

但是终于小学扩充到十班,而中学学生也招起来了,一年以来,回思如梦,尤其在所风多雨的今日,更觉得虽是一年光阴,也包含了许多艰苦。现在我看到这许多青少年和儿童顺利的完成了他们的学业,诚不能不私衷自庆了。

中学班毕业的女同学,均系前金陵女大实习科中学班的学生,去年因校舍被占用,不得已由实中接收,起初我们很怕他们在设备完美的金陵女大生活惯了,到这个简陋狭隘的地方,会感觉不便或苦痛的,尤其女孩子感情甚强,在人事变易上更会有说不出的惆怅,但一年以来,细细观察的结果,她们都能够极力克服新环境的困难,其守规矩与沉潜努力的程度,殊为我始料所不及。所以此次毕业的学生也许因正值战乱,程度未能合于水准,可是其本质之向上,实在是可以使我骄傲的。我看到好些同学关于学校设施及先生们印象的记载,固然有的近于谀词,而很多恳切的话,亦不能不使人感动。

关于我个人的办学态度,因为我是低能而老实的人,又没有什么嗜好,故总是走向严肃与规律一路,老实说,现在也没有什么新奇的理论与办法经我们“实验”,甚至于即使有,也“实验”不起,于是我们便抱定实事求是的态度,脚踏实地作去,一点一滴的作去,有时学生们以为我太琐碎,太认真,但是我认为除去这两样我也不会做出什么,我只希望第二代青年先有比较严肃的生活与知识,也就可以知足了。

自然,若干同学将改变环境,升入其他学校,而大部分却是并不离开本校的,小学可以升初中,初中可以升高中,高中虽入大学,仍未出本校范围。在这样情形之下,我更希望大家把已竟训练得有点基础的习惯保持下去,无论何时何地,不要忘记,我是附属实验学校的学生,也就是说,随时随地要表现附校的特殊精神。

有人为分别而痛苦了,而悲哀了,我以为大可不必,同学们,还是让我们精神互相联系互相砥砺吧,我纵然也是感到“黯然”的,但希冀与期盼却战胜了这无谓的哀愁。

让我谢谢大学部编纂课同人及    校长,准许我们借宝贵的周刊篇幅出此特刊。

教师节前二日于建业路


(原载 1943年6月7日 《中大周刊》。 祝淳翔先生提供书影。黄恽先生整理录入)


《致毕业同学》书影
《致毕业同学》书影